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投资者教育 >  打非专栏  > 【火眼辨非法】大宗商品微盘:在喧嚣中开席的“盛宴”

【火眼辨非法】大宗商品微盘:在喧嚣中开席的“盛宴”

编辑者:转自中期协发布    2016/10/19 9:33:00    点击:146

 

记者手记

 

 

微交易里的“大乾坤”

大宗商品微交易或称微盘,到底更接近于金融工具还是赌博工具?对于这个问题,大家也许心知肚明。

将欲取之,必先与之。一些微盘平台深谙此道。免充值送现金券,或者充值1000元送500元,充值6000元送3000元……不怕你不好赌,只怕你不爱贪小便宜。当然,给你的,你未必能拿得走。

就目前而言,微盘铺天盖地,增加的是浮躁,冲淡的是情怀。国内大宗商品现货电子市场发展还处在初级阶段,实物交收率本就不高,零交收的微盘再大行其道,下限一降到底。

国内现货电子市场还是有不少有情怀的平台的。既服务实体客户,又谋得自身发展,LME的榜样就在那儿摆着,人家行,我为什么就不行?何况中国市场更广阔。

然而事与愿违,今天你推一家微盘,我坚守情怀;明天他又开了一家,我还能忍,看你擦边球能打多久。

什么?擦边球?看我们有酒喝,有肉吃,盆满钵满,活得好好的呀!

唉!算了,生存都成问题,还谈什么情怀!逆势不如顺势,人家做得,我为什么就做不得?

净化市场环境,维护市场健康发展。你虽不雅观但也没捅大娄子,我到底该管不该管?金融不金融,实体不实体,又该谁来管?

 

 

 

门槛化、娱乐化、博彩化、去监管化

点手机,玩微盘,躺着把钱挣了,成了许多普通人的新梦想。而对另一些人来说,与其说做微盘是为了赚钱,倒不如说是小赌怡情。然而,殊不知在此背后有多少双眼睛正盯着投资者的本金,市场乱象超乎想象。与大宗商品实物脱钩的微盘,向娱乐、博彩靠拢,没有服务实体经济的功能,却敢自我定位为“金融工具”,并逐渐形成产业。任其野蛮生长,这样真的好吗?

1 微盘交易铺天盖地

“6元即可投资贵金属”“低风险、低门槛”“T+0”“双向交易”“百姓秒懂秒玩”……近几个月来,国内的商品微交易电子盘(下称微盘)在网络上大肆造势、生长,如此广告语不断通过微信、QQ、网页等渠道冲击着大众的神经,白银、铜、原油等则是其最普遍的交易标的或“代号”。

在微盘的汹汹来势之下,国内大宗商品电子交易的门槛再次被大幅拉低,并形成娱乐化、博彩化势头,有圈内人士甚至开始将微盘与手游行业相提并论。在此过程中,市场呈现出新的监管空白。

之所以称微盘交易标的为“代号”,是因为目前的微盘交易几乎都不涉及实物交割,与标的物本身并无实际关联。微盘不仅不能归类于期货,说其是现货也极其勉强。以一家微盘平台自己的话说,微盘就是“一种通过预测交易资产在设定的时间内价格涨跌获利的金融工具”。从字里行间可知,“获利”是参与其交易的唯一目的,而“金融工具”显然是其自我拔高。

微盘交易的“微”,除代表其极低的资金门槛外,还代表着其交易渠道——微信平台。在这种上至白发老人、下至几岁孩童都玩的通信程序上交易,设计得自然要让百姓“秒懂秒玩”。

在微信中搜索“微盘”,列表中的交易及代理商平台不计其数。“现在微盘平台太多,数量都没法统计了,光是交易原油、贵金属品种的微盘在全国恐怕都有上百家。平台多了,总的蓄水池就大了。”北京工商大学证券期货研究所所长胡俞越对期货日报记者表示。

2 二元期权大行其道

记者随机登录一家代理商平台,在其提供的四家交易平台中,点击进入一家名为“金德”的微盘平台,输入了姓名、身份证号、手机号等信息,短短几分钟就完成了在线开户。入金支付过程也是异常“便捷”,支持以微信支付或翼支付充值、提现。

记者电话联系了上述代理商平台所留的咨询电话。对方热情地描述了微盘低门槛、高收益、赚钱快等“优势”,并介绍了“金德微盘”的参与方式:单笔投资金额不是按照合约价值的百分比,而是按照100元的整数倍选择,最高1000元;交易品种包括南海铜、南海镍、南海锌和芳烃。

另外,与证券、期货以及诸多大宗商品现货电子盘交易不同,该微盘平台的交易需在每笔交易前自行选择到期时间,分为1分钟、3分钟、5分钟、15分钟、30分钟、1小时六档,而非开仓后择时平仓。例如,投资者选择100元、5分钟的买入开仓操作,5分钟后只要盘面价格高于买入时的价格,投入的资金即翻倍(需扣除手续费),反之100元则亏损殆尽。投资者同样可以选择卖出开仓操作。

“这不是有些类似于期权交易吗?”记者向这位代理商客服问道。

“对,这其实就属于国外市场流行的二元期权。”对方答复。这位客服还告诉记者,充值后可以进“群”,有经验丰富的老师喊单和指导。

之后,记者按照最低交易金额100元充值,在客服引导下,下载了YY语音软件,进入视频聊天群。入群后记者看到,几个交易品种的K线图在屏幕上来回切换,喊单老师按照“蜡烛图技术”不停地分析各品种三五分钟内的价格波动,并不时喊出入场指令。群成员已有700多位,文字交流区热闹非凡,既有“求教”也有晒盈亏的。“我亏1600了。” “亏6平1。” “连亏4单。”……除有少数人因盈利而得意洋洋外,更多的是因为做错方向而抱怨。

为验证喊单老师的准确度,记者严格按照其喊出的入场点位、方向和时间开仓。“经验丰富的老师”的分析似乎有几分道理,记者下单后,价格果然向其预测的方向振荡运行。而3分钟过后,当记者以为盈利而查看成交记录时却意外看到,上一单竟记录为平进平出。不久后,记者再次按照“老师”给出的指令进场,当时间还剩几秒钟,手机微盘上显示盈利额为100元。在记者信心满满以为这次即将盈利之时,“行情”却突然反转,大幅滑点,瞬间吞噬前几分钟涨幅,此单交易也转为亏损,投入的100元即刻归零。

“现在的微交易大多就是二元期权形式。”大宗商品市场专家、江苏雨凡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侯凡春告诉期货日报记者,此类交易方式要么是判断一定期限内的涨跌方向,要么是判断波动幅度。

实际上,市场监管部门此前已针对二元期权发出风险警示。2016年4月16日,中国证监会打击非法证券期货活动局在官网上称,很多二元期权网站平台打着“交易简单、便捷、回报快”等口号,利用互联网招揽投资者参与二元期权交易。这些网络平台交易的二元期权是从境外博彩业演变而来,其交易对象为未来某段时间外汇、股票等品种的价格走势,交易双方为网络平台与投资者,交易价格与收益事前确定,其实质是创造风险供投资者进行投机,不具备规避价格风险、服务实体经济的功能,与证监会监管的期权及金融衍生品交易有着本质区别,其交易行为类似于赌博,已有地方公安机关以诈骗罪对二元期权网络平台进行立案查处。

从交易方式来看,目前火热的商品微盘与证监会警示的二元期权的确有相似之处,包括几乎都不具备规避价格风险、服务实体经济的功能,与大宗商品市场的属性基本脱钩。不过,目前监管部门尚未将微盘定义为非法证券期货活动等,微盘的盛宴还将继续。

3 市场运行乱象丛生

在参与上述微盘交易之前,记者还登录广西银河商品交易中心官网,向其一位在线客服咨询该中心推出的微盘业务。

当记者询问该交易中心的“大盘”和微盘是同一个盘面还是各自独立运行后,这位客服回答:“各玩各的。”同时,这位客服直言微盘不能交割实物。

也许这位客服人员的工作重心在开发PC端“大盘”客户上,在推荐记者参与其“大盘”交易的同时,竟对自家推出的微盘连连“吐槽”。“微盘是网页形式的,既然是网页,程序就会卡的。”这位客服还说,“不单单是卡,主要规则不好的,你单子如果方向做反,保证金扣完一半就强平了,白白地损失。”

记者还询问,微盘交易需不需要和相关银行签订第三方托管协议,充值是否直接打到交易中心账户上?上述客服回答:“是的,所以不安全。我们这边好多客户出金,一个月不到账是经常发生的情况。”

连交易平台客服都敢于自揭“家丑”的出金不畅现象,在微盘市场是否个例呢?答案是否定的。

山东投资者赵女士告诉记者,两三个月前,她在一个理财微信群中点开一位群友分享微盘介绍的链接,便参与了上海一家微盘平台的微交易。当时,只要注册就赠送10张现金券,每张8元,可以叠加使用。赵女士用这80元现金券参与了白银品种交易,之后想要提现,才知道该平台规定,需要达到一定金额才能提现。于是,赵女士通过微信零钱充值100元,次日进行提现操作时,系统提示一个工作日后就能到账。而第三天当赵女士再次登录查询时,却发现已无法进入自己的交易账户。由于不甘心就此作罢,在接下来的一两个月时间里,赵女士不停地在这家微盘平台和其代理商之间周旋,终于在9月30日用原密码再次登录进了账户,出金到账时间是在10月5日。

赵女士最终出金,得益于其坚持不懈。但她坦承,如果这家微盘平台持续不让出金,自己最终也只能自认倒霉,因为连投诉的渠道都不知道。

和赵女士相比,其他很多投资者就没那么幸运了。在百度贴吧一些微盘相关的贴吧里,集中了许多无法出金者的帖子和留言。一位发帖者称,自己在广州一家微盘平台交易,“有盈利后竟然把我们的账户都封掉了,连十多万本金都出不了”。

记者还通过百度贴吧联系上一位重庆投资者卢先生,他称自己参与了上海一家公司设立的微盘交易,这家公司的股东还是一家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国内企业。卢先生还给记者发来多张与该平台客服的微信文字对话截图。从对话内容看,卢先生每次入金均正常,而最后一到提现时资金就被冻结。在一番争执后,该客服人员甚至回复:“你是不是有病。” “今天交易量大,系统异常,正在处理中,弄好了赶紧提现滚蛋。”

卢先生称,即便客服说出了如此辱骂性的话,又过了数日自己仍然没能提现。

4 “野蛮生长”何时停止

今年8月初,腾讯微信支付(财付通)发布对于涉大宗商品交易的微交易的商户说明,要求使用微信支付的业务场景和经营模式,并提供省级人民政府批准设立文件、省商务部审查验收文件以及部际联席会议批文等相关资质证照,对于未能够提供相关资质的交易场所微交易将关闭支付功能。不过时至今日,一些“无厘头”的微盘平台仍顽强地生存了下来。

期货日报记者查看多家微盘交易平台的微信账号主体,其中既有省级人民政府批准的大宗商品现货交易场所,也有一些交易场所的代理机构,还有些甚至看不出与大宗商品交易场所有何关系。

例如,记者查看的一家微盘交易平台,其账号主体为郑州的一家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进一步查询可见,该公司经营范围包括企业管理咨询、企业营销策划、企业形象设计、会议会展服务、文化艺术交流活动策划,与交易市场的组织似无直接关联。

对于这样的微盘组织者,应由证监会系统监管,还是由工商部门抑或网监部门监管?在现实中,微盘行业野蛮发展乱象的背后似乎是新的“三不管地带”。“政府对大宗商品现货电子交易平台还有登记备案、清理整顿、检查验收,至少心里还有数,也知道在哪里。”胡俞越说,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微盘交易平台,甚至具体位于哪里都难以说清。

在监管缺失的环境下,在大宗商品现货电子市场上被限制的品种,也找到了新的“栖息地”。

去年10月和今年8、9月,商务部多次表示,商务部尚未批准任何一家交易市场和企业从事原油、成品油交易。此后,现货电子市场的原油交易逐渐销声匿迹。不过,随着微盘的兴起,原油微交易继续我行我素。胡俞越介绍,还有一些微盘平台为避免出现“原油”二字,将其改头换面,称为“沥青”“润滑油”等,“我问过很多圈内人,微盘里所谓的沥青品种就是铺马路的沥青吗,而其实它就是代指原油。反正参与微盘交易的并不是产业链企业,都是投机者,把原油叫什么都行。”胡俞越说。

不过,对于微盘市场的监管,专家仍持谨慎态度。

“对微盘交易不能一棒子打死。”侯凡春说,目前微盘的交易单位过小,与大宗商品现货脱节,比如不可能交收1公斤的铜,传统产业客户要买100吨铜也不可能通过微盘交易,不过已有平台在茶叶等小宗商品的微盘上探索现货交收。

侯凡春认为,目前微盘铺天盖地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热钱较多,并且缺乏比较好的投资渠道,在这种情况下,对微盘不宜一刀切地取缔,而可以换一种思考,如何将微盘引向正道,使其对接现货。

具体到茶叶这种商品的标准化、微盘化,胡俞越则并不那么看好。“每个地区的茶叶品种都有差别。就算是同一地区的茶叶,比如龙井茶,还分明前明后、雨前雨后,干旱、多雨的年份,茶叶品质也不一样。”胡俞越认为,微盘对接现货可以探讨,但也要注意结合实际。

虽然不认为微盘会成为商品市场发展的主流方向,但胡俞越并不完全否定这种交易形式。“互联网本身已经从PC端时代进入移动互联时代了,股票、期货都可以用手机交易,为什么大宗商品现货不能呢?”他认为,如果能找对发展方向,可以把微盘当作一种创新的模式去探讨和探索;但如果只是缩小交易单位,供投机者赌涨跌,微盘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来源:期货日报)


辨识非法期货活动的四个角度

 

一是辨识主体资格。按照规定,开展期货业务,需要经中国证监会批准,取得相应业务资格,否则即为非法机构。投资者可以通过中国证监会网站(www.csrc.gov.cn)、中国期货业协会网站(www.cfachina.org)查询合法期货经营机构及其从业人员信息,或者向当地证监局核实相关机构和人员信息。

二是辨识营销方式。一些不法分子往往以“老师”、“期神”自居,以只要跟着他做,就能赚大钱的说法吸引投资者。投资者需要知晓,合法的期货经营机构不得进行此类虚假宣传。投资者遇到这种情况请勿相信。期货交易具有高风险特点,不可能稳赚不赔。

三是辨识互联网址。非法期货网站的网址往往采用无特殊意义的字母和数字构成,或在合法期货经营机构网址的基础上变换或增加字母和数字。投资者可通过中国证监会网站或中国期货业协会网站查询合法期货经营机构的网址,不要登录非法期货网站,以免误入陷阱,蒙受损失。

四是辨识收款账号。合法期货经营机构只能以公司名义对外开展业务,也只能以公司的名义开立银行账户,而非法机构往往以个人的名义开立收款账户。投资者在汇款环节应当格外谨慎,如果收款账户为个人账户或与该机构名称不符,投资者一定不要向其汇款。

 

 

华融期货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龙昆北路53-1号三楼   邮编:570105   电话:0898-66779160   琼ICP备09000487号